莜影

hi这里莜影,主混bcy,大家可以去那里找我玩哦!
半次元ID:schatten莜影
QQ:2944403258,欢迎扩列。

死亡悲歌

他是在小河边遇见她的。

那时候的他年少轻狂,不顾家里反对,背着绿漪琴,毅然决然地离开家,离开那个生活多年的家。

年纪轻轻的他怀着满腔热血,想要干出一番作为,让全世界的人都认识自己。

一琴,一麦,竟让他闯出一片天来。

那一夜,一唱成名。

如今的他粉丝无数,与燕太子丹交好,可谓是前程一片光明。

他完成了少年时的梦想,那,现在呢?

下一个梦想呢?

他没有头绪。

成为明星,真的是一个好的决定吗?

凡事有利有弊。

走上了这条路,就再也回不到当初那个命运选择的十字路口……

那天他在山中漫步,偶然路过一条小河,清澈见底的河水让他忍不住停下来洗了把脸。

抬头一望,愕然看见旁边躺着一名少女。

少女面容清秀,双眼紧闭,苍白的脸庞,微抿的嘴唇,穿着紧身衣,蜷缩成一团,好像经历过什么痛苦。

这让他激发起了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下意识的,他将她抱回山中的别墅,为她处理伤口,唤女仆为她沐浴更衣,还亲手为她煮了一碗瘦肉粥。

她太瘦了,要多吃一点肉啊。

他一边煮粥一边想。

虽然不怎么好吃。

在他的细心照料下,少女悠悠转醒。

成就感满满的他认为,少女一定会认出他是谁,然后一番千恩万谢的言语加索要签名。

但他想多了。

少女睁眼看见有人,立即摆出战斗的姿势,眼里是满满的警惕。

“诶?你别担心,我不是坏人。你昏迷在山间,是我救了你。我可是好人,你应该谢谢我。”他连忙安抚少女。

“呵,你是个好人,可惜最好的都是死人!”少女双眸一冷,举起不知从何而来的匕首。

“淡定!淡定!你怎么这么没良心?我救了你,你还要反过来杀我!恩将仇报是吧?!果然我就不应该救你!”好不容易让少女放下匕首,他气愤道。

“……暂且放过你。”清冷的话语,不带一丝感情。

“唔……你这个人真奇怪。你伤还没好,先暂住下来等伤好了再说吧?”他说。

少女没理他,只是缩进被窝里,用实际行动回答了他。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高渐离。”

“……荆轲。”

接下来的日子,高渐离都陪着荆轲养伤,可谓是寸步不离。

“阿轲!小心点!你伤还没好!别碰锋利的东西!尤其是刀!”

“阿轲!别再爬树了!摔下来又是半条命啊!爱惜一下自己的身体好不?”

“阿轲!……哎哎哎放下匕首,我们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不得不说,荆轲确实不让人省心。

很多时候,高渐离都会跟荆轲讲自己在成名路上所经历的事情,荆轲静静地听着,俨然一位忠实的听众。

“阿轲,我的故事讲完了,轮到你讲讲自己的了吧?”一天,高渐离这样问荆轲。

“……没有。”荆轲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说。

“怎么会呢?你说说那天你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昏迷在小河边?”高渐离有些急了,他莫名地迫切想知道关于荆轲的身世。

“……我不记得了。”荆轲摇摇头。

“不记得?失忆了?!”高渐离呆住了。

“嗯……我只依稀记得,有什么人再喊:'走啊!走啊!别回来了!……'然后大脑就是一片空白。”荆轲扶着脑袋,皱眉道。

“你可能被家人抛弃了,然后一路走的时候受了伤,最后撑不住倒在小河边,被我带回来。”高渐离摸着下巴分析。

“或许吧。”荆轲低着头,话里透露着些许悲伤。

“没事,你还有我呢。”高渐离抓着荆轲的手,深情地说。

“……死东西,放手。”

“You are my love……哎哎哎阿轲我错了放下武器好好说……”

不得不说,那段时间,是高渐离最开心的时候。

很快,荆轲的伤好了,经过一系列的调养,身子也没有像以前那样瘦弱。

“阿轲,你要走了吗?”高渐离恋恋不舍地问。

“我的伤已经好了。”荆轲的声音还是与往常一样清冷。

“那……你离开这里还能去哪?你失忆了,连家在哪都忘了。”高渐离说。

“……”荆轲沉默了。

“呃,阿轲,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揭你伤疤的,我……”高渐离见荆轲不答话,以为她生气了,连忙道歉。

“……好,我留下来。”

“诶?真的吗?阿轲你要留下来?太好了!”高渐离又惊又喜。

“真的,不骗你,反正我都失忆了,也忘了我失忆前要干什么。”荆轲无奈地摇摇头。

“那你以后做我的助理吧,跟我一起环游世界!”高渐离围着荆轲又蹦又跳。

荆轲望着高渐离如同孩子般的模样,嘴边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这就是……开心的感觉吧?

见荆轲答应,高渐离立即着手安排,让几位女工作人员带荆轲出去买些生活用品,以及衣服,打包收拾好,整理好大小行李。一切准备妥当后,高渐离带着荆轲前往距离大秦一百公里的乐国(这里为自创地点,与历史无关,请勿当真),开始他这年的第一场演唱会。

“这乐国真大。”这是荆轲来到乐国的第一反应。

“你没来过吗?这乐国可是堪称'第二个大秦',只要是能解决温饱问题的人,都会想办法来这里一游。之前我发现你的时候,你的衣着更像大家族里的人,怎么会呢?”高渐离惊奇道。

“真的,我对这里一点印象都没有。”荆轲摇摇头。

“难道是因为失忆?……不对呀,你只忘了你的身世,其他记得清清楚楚,包括在一旁的曦国(这里也是自创地点,与历史无关,请勿当真),你可是跟我说过以前你去曦国的经历!你肯定在乐国经历过什么,一直想忘掉它,所以才会这样。”高渐离振振有词。

“……我不知道,或许我真的没有去过乐国。”荆轲不住地否认高渐离的说辞。

“看来我要找人在乐国和曦国打听打听了。”高渐离没说什么,心里却暗暗下了决定。

工作人员带着荆轲先前往演唱会场地,而高渐离却独自在一间小茶馆的单间里喝茶。

过了一会儿,一个男子走了进来。

“太子丹,你终于来了。”高渐离伸了个懒腰。

“哼,还不是你说什么有急事问我,我才不来呢。”太子丹傲娇地哼了一声,有些嫌弃地坐下。

“好啦好啦,这次叫你来有事要问你。”高渐离收起嬉笑的表情。

“说吧。”太子丹以为是什么很重要的事,神情凝重地盯着高渐离。

“嗯,就是……你应该知道我身边那个女孩了吧?”

“知道啊,难道她身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唔,也没那么夸张,但她身上的确藏着秘密。”

“是什么啊,快说快说!”太子丹的好奇心瞬间被勾上来。

“嗯……关于这个秘密还要你去帮我查啦!你要是不肯帮也行,我就不说了。”高渐离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好好好我答应你!到底是什么秘密?快说!”太子丹的好奇心一旦被勾起了就收不回去了。

“帮我查查她的身世吧。”

“就这么简单?查她老底?”太子丹愣住了。

“嗯。”

“哇哇哇大明星高渐离啥时候这么八卦了?”太子丹夸张地叫道。

“什么啊……让你去就去啦。不然……”高渐离突然凑到太子丹眼前,阴森森地笑道,“堂堂燕太子丹居然不守诺言?”

“好好好帮你查就是……”太子丹表示,交上这样的朋友是他倒霉!

“接下来,就是我们的偶像——高渐离登场!你们的掌声在哪里?!你们的尖叫声在哪里?!”主持人激动澎湃地说完,便撤到后台。

“让我——看见你们的热情!”舞台中央的大门缓缓打开,高渐离自信地迎着白雾,不羁地喊道。

“高渐离我爱你!”

“我要给你生猴子!”

台下粉丝狂热的叫喊一波盖过一波。

高渐离自信地笑着,唱了一首又一首。

台下的粉丝也在疯狂地大喊。

“好……帅……”看见高渐离在台上如此光彩夺目,荆轲也是无比羡慕。

毕竟,谁都希望有人喜欢自己啊。

“哈哈,他果然是大明星呀,这么快迷上了?”一个工作人员笑着说。

“哪、哪有!”荆轲的脸瞬间红透。

“还说没有!脸都红了!”

“啊啊啊我才没有害羞……”

“哈哈哈……”

演唱会完美结束,从那以后,荆轲对高渐离有了新的认识,也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渐离渐离!我知道她是谁了!”演唱会的五天后,太子丹来拜访高渐离。

“哦?是谁?快说!”高渐离立即停下手中的活,紧张地问。

“知道荆氏一族吗?她不是姓荆嘛,我怀疑她是荆氏的人!”太子丹有些兴奋地说。

“荆氏?不是最近没落了嘛?”高渐离摇摇头,表示不信。

“哎呀,我查到,荆氏走丢了一位继承人,刚好她姓荆,你又捡到她,难不成是巧合?”太子丹说。

“……我去问问她。”高渐离黑着脸走进荆轲的房间。

阿轲,我多希望你不是荆氏家族的人……

“怎么了高渐离?”荆轲有些愕然地望向一脸严肃的高渐离。

“阿轲,经过我的调查,我怀疑你是荆氏一族的人,而且身份不简单。”高渐离认真地说道。

“荆氏……一族……?唔,好像有一点印象……”荆轲歪着脑袋,绞尽脑汁地回想。

“你……不会真的是吧?”高渐离有强烈不好的预感。

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是荆氏家族的人?如果真的是,我也不能让她想起来!

“唔?渐离你问到了什么?”太子丹好巧不巧地进来了。

“没有,但是阿轲好像对荆氏一族有特殊的感觉。”高渐离摇摇头。

“哦……这样啊……那我们不打扰你了,好好休息。”第一眼看见荆轲,太子丹脸色怪怪的。

“唔……好的……”荆轲重新缩回被窝里。

“怎么了?”高渐离不明所以地被太子丹拉出荆轲的房间。

“我以前见过荆氏继承人,并对她很有印象。我可以非常的肯定,荆轲就是荆氏继承人!”太子丹凝重地说。

“这样吗……”高渐离有些失落地低下头去。

荆氏一族,最忌讳和外族人通婚!一旦成为了继承人,那么在其他人眼里,她的一生就算是毁了!

被逼着和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结婚,全身精力要投放在族里的各种杂事上……

“我……真的是荆氏继承人吗?”荆轲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二人身后。

“呃?阿轲,我相信你绝对不是的!你绝对是普通人!”高渐离急忙想要解释。

“真的……吗……”荆轲看向太子丹。

“真的,你和她太像了。”太子丹感叹。

荆轲什么话也没说,闷闷地回到房间。

“太子丹!你为什么要告诉她!”高渐离恶狠狠地瞪向太子丹。

“为什么?呵,她总要面对!我认识荆氏的现任族长,我带她去找他。”太子丹残酷地说完,转身进入荆轲房间。

“太子丹!不许去!”高渐离一把抓住太子丹的衣服。

“哼,高渐离,还说你不喜欢她?”太子丹冷笑一声,将一脸懵逼的荆轲扯出来,拖走。

只剩高渐离呆呆地站在原地。

我真的……喜欢她吗?

“族长,我找到你们的继承人了。”太子丹悠闲地坐在椅子上,手中的茶杯晃啊晃。

“族……长?”荆轲跪在荆氏族长荆楚的面前,小心翼翼地问。

“呵,总算记得回来了?”相反,荆楚冷漠至极。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荆轲低下头去。

“不记得了?那我就帮你好好回忆一下!来人!”荆楚残忍地笑道。

“唔……太,太子丹……”挣脱不开手下的拉扯,荆轲求助般地望向太子丹。

“呵,还想求助?不像话!”荆楚冷笑。

“哈,族长,对她好些,不然某人要爆发的。”太子丹补了一句。

“她喜欢的?谁?”

“高渐离。”

“阿轲!”终于坐不住,在阿轲被带走的第三天,高渐离亲自来到荆府。

“擅闯者,死!”守卫挥着大刀靠近。

“都给我滚!!”高渐离弹奏着绿漪琴,发出的声波将守卫们一个个弹飞。

“何人?”荆楚慢悠悠地走出来。

“歌手,高渐离!快点把阿轲放了!”高渐离狠狠地说。

“放了?还真当她是自己人?”荆楚冷笑。

“你们荆氏一族就是一个囚笼!毁了她一生!”高渐离大叫。

“你懂什么?荆轲,出来。”荆楚拍了拍手。

“族长。”荆轲恭敬地站在荆楚身边,她的表情温顺得像只绵羊。

“阿轲……?你怎么了?”高渐离愣住了。

“……绝对服从。”她那无神的双眼刺痛了高渐离的心。

“荆楚!你对她做了什么?!”高渐离怒吼着扑上去。

“哈哈哈哈!就你这点实力还想和我拼命?”荆楚冷笑,一把抓住高渐离的脖子。

“混……蛋,放开……”力度加大,高渐离的脸渐渐憋成猪肝色。

“死吧!”荆楚狞笑。

但事情远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噗嗤——”荆楚的胸前穿出一把匕首。

“什么?荆轲你……”暴怒使荆楚的失血速度更快。

“我凭什么,听你的?”荆轲桀骜不驯的眼神惊呆了荆楚。

“阿轲!你没事吧!”高渐离又惊又喜。

“反了!……反了……来……人……”荆楚呼唤手下的声音越来越小。

“哼,蝼蚁。”荆轲不屑地抽出匕首,腥红的鲜血溅了她一身。

荆楚瞪着眼睛倒下了。

“别以为,我什么都没做。走。”荆轲冷哼一声,率先离开荆府。

“哎?阿轲!阿轲!”高渐离急忙追上去。

“等等。你不会真动情了?”太子丹拉住高渐离。

“要你管!都是你闹大的!”高渐离怒吼。

“呵呵,别忘了,她是谁,你又是谁。”太子丹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高渐离愣了一下,眼里满满是悲伤。

小河边。

“高渐离。”荆轲面无表情地叫了一声。

“阿轲,我……”到嘴边的话,终究咽了回去。

“还有什么想说的?”她问。

“……阿轲,你还愿意做我的助手吗?”既然短时间内无法消融,那就来日方长,总有一天你会放开一切的。

“好。”

近日,整个乐国疯传关于高渐离和荆轲的绯闻,更有一些大胆的媒体直接骚扰他们,这让高渐离头疼不已。

“……”荆轲站在高渐离身边,沉默不语。

“对了阿轲,你帮我完成一项任务吧。”高渐离突然想起太子丹对他说过的话。

“我……我要你,拿着樊於期的首级,刺杀嬴政。”高渐离说。

【——哈哈哈哈,想要刺杀嬴政,你身边的荆轲不就是最好的牺牲品么?】

【——为什么?其他人不好吗?】

【——你还对她抱有希望?早在被囚禁的日子,她已经对你绝望了!荆家,生来就是为了暗杀!】

【——好……吧……】

“我要带些什么?”荆轲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等会儿太子丹会派人送来樊於期的首级,除此之外,你带上匕首,以及一些珠宝。到时候,我在皇宫外等你。”高渐离吩咐。

“是。”荆轲恭敬地退下。

对不起,阿轲。

“宣——荆轲——进——”太监尖着嗓子叫道。

“去吧。”高渐离递给荆轲一个鼓励般的眼神。

“嗯。”荆轲点点头,随太监进宫。

“希望能成功啊。”高渐离心里暗暗祈祷。

“你,给我带来了什么?”嬴政居高临下地问。

“小女子今次前来,除了珍贵的珠宝,还有——樊於期的人头!”说着,荆轲举起手中的盒子。

“什么?!真有此事?快快拿上来让朕看看!”嬴政惊讶得已经坐不住了。

“是。”荆轲垂下眼帘,慢慢地走上去。

“来给朕看看……樊於……啊!”缓缓打开看见的,除了樊於期的人头,还有一把匕首!

“嬴政,去死吧!”荆轲满面凶恶地抽出匕首,向嬴政刺去。

“快来人啊!来人啊!!”嬴政堪堪躲过致命的一击,匕首划过衣袖,被割断掉在地上。

“不知好歹的家伙,看剑!”荆轲身后面,猛地出现一个太监,刺向荆轲。

“呃……”荆轲连忙侧身躲过,剑尖划破荆轲的手臂,留下些绿色的液体。

“可恶……剑有毒!”荆轲撞在柱子上,低声吼道。

“哈哈哈哈,这毒虽比不上那些狠毒,但足以弄死你了!”太监哈哈大笑。

“可恶……”荆轲狠狠盯着他,飞跃而起,奔出皇宫。

“陛下,要去抓她回来吗?”

“不必了。反正她都要死的。”

“高渐离!……高!……渐离!……”荆轲喘着粗气。

“怎……怎么了?”高渐离连忙将荆轲揽在怀里。

“咳咳……我没能杀死嬴政……”毒效立即发作,荆轲嘴角缓缓留下鲜血。

“啊?阿轲!你没事吧?!我带你去找太子丹!”高渐离惊慌失措地抱起荆轲。

“不……没用了……”荆轲扯住高渐离的衣领,不让他走。

高渐离只好放下她。

“高渐离……我没能……完成……任务……你……是不是……很失望啊……”荆轲笑着,手抚上高渐离的脸。

“没、没有,阿轲 我……”高渐离愣住。

“呵……既然没能……完成任务……那我死了……好了……反正……我在你眼里……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荆轲微笑着,永远闭上了眼睛。

“不!阿轲,我爱你啊——别走……别留下我一个人……”高渐离抱着荆轲痛哭……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end—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