莜影

hi这里莜影,主混bcy,大家可以去那里找我玩哦!
半次元ID:schatten莜影
QQ:2944403258,欢迎扩列。

《阴阳浔》 第三十六章 大唐拜师

我又回来了,欢迎我不23333(被打)

——————————————————————

“怎么是你?!”大乔傻眼了。

“怎么样?没想到吧?”李白邪笑道。

“当时你怎么不说?害得我浪费这么多时间!”大乔抱怨。

“就是让你历练历练嘛!你应该谢谢我!”李白欠揍地说。

“是!我谢谢您!”大乔咬牙切齿地说。

“怎么了?你们认识?”花木兰一脸懵逼。

“他装扮成酒鬼青年来糊弄我!找了那么久原来本人就在自己的身边!你说气不气!”大乔愤怒地说。

“怪不得……”花木兰摸摸下巴。

“好啦好啦,是我不应该戏弄你!我错了行吧?”李白妥协。

“原谅你也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大乔愤愤道。

“你说。”李白点点头道。

“帮我,一起消灭血族!”大乔说。

“这个嘛,消灭血族就是我们大陆守护者的职责,不算条件,你再说一个。”李白笑道。

“那好,你帮我提升实力!不算过分吧?”大乔暗喜。

“哈,当然不过分!不过,你得先拜我为师,不然一切免谈!”李白挑眉。

“这么好?成交!”大乔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给李白磕了三个头。

“很好,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你为徒了!”李白露出邪恶的笑容。

大乔看见这个笑容,身体忍不住抖了一下,她怎么有一种以后没有好日子过的感觉?

“那我呢?李白大师,我可不可以也……?”花木兰露出期待的表情。

“当然可以。”花木兰也迅速地给李白磕了三个头。

“好了,你们跟我回我的住所吧,顺便见见我的姐姐。”李白说。

安顿好军队,李白便带着两个徒弟去见自家姐姐。

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两个交谈甚欢的女子。

“昭君!”大乔惊叫。

“诶?乔莹?你不是在江东吗?怎么来大唐了?”王昭君也很惊喜。

“我来大唐找李白……哦不,师傅帮忙,难道你就是师傅的姐姐?”大乔觉得今天收到的惊喜(划掉)惊吓够多了。

“是啊,我们是异姓姐弟。”李白在一边插嘴道。

“哈哈,亲爱的弟弟,你居然收了我的同学为徒,可要好好照顾她哦~”王昭君意味深长地说。

那不是叮嘱,更像是……威胁……

还是亲姐吗……

李白扶额,但嘴上还是附和:“当然了,当然了,亲爱的姐姐。”

“这才对嘛,来,乔莹,木兰,快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闺蜜——甄宓,你们叫她甄姬就好了。”王昭君介绍。

“您好,甄姬。”大乔和花木兰坐下,友好地打招呼。

“你们好,乔莹,花木兰。”甄姬淡淡一笑。

“还愣着干什么!没见到有客人嘛!快去泡茶!以为个个都像你一样那么爱酗酒吗?”王昭君指挥李白去泡茶。

“是是是,我现在就去泡茶……”李白幽怨地瞪了大乔一眼,没想到自己的徒弟竟是姐姐的好友,姐姐还这么护着她,那以后岂不是不能调戏她了?还要我去泡茶,到底谁是师傅谁是徒弟啊!

《阴阳浔》 第三十五章 大唐拜师(五)

“女帝,花木兰求见!”

“哦?请她进来!”

武则天挥挥手,整理好衣领,正襟危坐。

“女帝,臣此次前来是有事禀报。”花木兰单膝下跪,恭敬地说。

“有事请奏。”武则天威严地说。

“不知女帝是否听说过救世主?”花木兰问。

“啊,朕知道,如今血族盛起,需要救世主来消灭他们,还王者大陆太平。”武则天点头说道。

“就在早上,我见到了传说中的救世主。”花木兰说。

“什么?她叫什么名字?在哪里见到?”武则天瞬间不淡定了。

“她叫乔莹,今天早上在我的军营遇见。”花木兰也如实相告。

“既然见到她,怎么不让她来皇宫做客?”武则天焦急地问。

“啊,乔莹她还托我转告您能否让她见您一面。”花木兰说。

“当然可以了!尽早让她来!”武则天按耐不住激动。

“是,她明早就来。”花木兰暗喜。

第二天早上。

“乔莹,拜见女帝!”大乔给武则天磕了个头。

“不不不,快请起。”武则天连忙走下来扶起大乔。

“女帝,我这次前来是有事相求。”大乔说。

“请说。”

“早听闻大唐的青莲剑仙李白非常厉害,不知女帝是否知道他的另一个身份?”大乔试探着问。

“我知道,大陆守护者之一。”武则天微微一笑,说。

“那么,我想请他帮忙,一起抵抗血族!”大乔说出目的。

“你要找他?这有些难。”武则天沉吟。

“为什么?难道这青莲剑仙这么神出鬼没,连女帝都拿不住?”大乔很是惊讶。

“也不能这么说,最重要的是他不肯听属于大唐。”武则天苦笑。

“啊?那他怎么可以住在大唐?”大乔疑惑。

“所以说他神出鬼没,如果不是他愿意,我们根本找不着他。”武则天无奈地说。

“原来是这样……麻烦您了,乔莹告退。”大乔求助无果,只能离开。

在大唐的一个星期里,大乔白天寻找李白的踪迹,夜晚就和那个青年谈谈心。不过说来也奇怪,那个青年总是知道大乔白天大概都做了什么。

不过大乔也没在意。

直到,血族傀儡夜袭王宫的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大乔和花木兰带领着军队匆忙赶到,却发现大堂内全是血族傀儡的尸体。

“他们怎么都死了?”大乔惊讶极了。

“看来有人先来了一步,杀光了他们,还是一个人。”花木兰摸摸下巴。

“你怎么判断出来的?”大乔惊奇地望着她。

“你看,这些血族傀儡的死因都是一样的,就是被剑砍死。”花木兰指着尸体的伤口处说。

“啊哈哈,错啦,不是剑!是剑气!为了他们而脏了自己的剑,不值得!”一道豪迈的声音响起。

“是李白!我听过他的声音!他可帮了我们大忙啊!”花木兰惊喜万分。

大堂角落处缓缓走出一个身形挺拔的人影,他就是青莲剑仙——李白!

大乔好奇地望着,看见一眼,她便傻眼了:

这不是那个每天晚上和她谈心的酒鬼青年吗!


题外话:

看回一年前写的东西……啊啊啊我在什么沙/雕东西啊!!描写无力,用词怪异……我我我我都不敢发在这里了……/哭

《阴阳浔》 第三十四章 大唐拜师(四)

“你说。”青年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嗯……按颜色来起,就是……李黑,李彩虹,还有李……”大乔说了一半停了下来。

“还有李什么?”青年问。

“你真的要听吗?我怕你会发疯的。”大乔强忍着笑意,说。

“你说,我不生气。”青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那……我说了?”大乔小心翼翼地问。

“快说,不然就生气了!”青年也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那好……李原谅!”大乔终于憋出来了。

“……!!李原谅?!!!什么东西?!!”

青年惊得连酒葫芦都拿不住了。

“就是……原谅绿嘛!……诶诶诶你说过不生气的!”大乔看见青年脸越来越黑,连忙说。

“好……不生气……”青年好不容易安抚住腰边蠢蠢欲动的东西。

“唉,谢谢你陪着我聊天。”大乔突然伤感。

“真是多愁善感的家伙。”青年喝了点酒。

“我是救世主……可那又怎么样?我只想要平淡生活。”大乔叹了一口气。

“你是……救世主?”青年似乎很惊讶。

“怎么?你知道什么?”大乔问。

“啊,没什么,我只是吃惊,世界已经这么和平,怎么会有救世主。”青年连忙解释。

“唉……我说了你又不懂。”大乔叹气。

“……乔莹,我不打扰你了。”青年一跃而起,从窗口处跳出去。

“呵,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大乔轻笑。

天蒙蒙亮。

一个黑影在小树林里飞速前进,有时候从这里瞬移到那头。

小树林的尽头有一间小屋。

青年一跃而起,从窗口跳了进去。

坐在里面的女子倒也不吃惊,淡定地给自己和青年倒了一杯茶。

“姐,我不喝茶,我有酒。”青年无奈地推开茶杯。

“整天就知道喝酒!知不知道喝太多伤身体?不行,你若是不喝,我就收走你的酒葫芦!”女子生气地说。

“好好好我喝。”青年只好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这还差不多。”女子方才罢休。

“对了,姐,刚才我遇见救世主了。”青年说。

“救世主?是谁?”女子似乎对其很重视。

“她叫乔莹。”

“乔莹……唉,该来的总会来。”女子叹了一口气。

“那现在我们……”青年问。

“静观其变。这是她的第一个考验。”女子说道。

“好的,姐。”

地底洞。

“哈哈哈!我就要成功了!”徐福疯狂地大笑着。

容器里的人形逐渐明显,徐福就要成功了!

“不……我不会……老婆……莹儿……”容器里传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什么?还有自主意识?!加大倍率!加大倍率!!”徐福气急败坏,狂按桌子上的红色按钮。

“不……唔……想得美……”

“可恶!臣服于我吧!”徐福怒吼一声,身体爆发出血雾,将整个容器包裹起来。

“唔……主人……”

“这才乖!乔莹,我可是为你准备了一份大礼哦!”徐福得意地大笑。

《阴阳浔》 第三十三章 大唐拜师(三)

“这个嘛,得看你运气如何了。说不定哪天就撞到了呢?”花木兰笑道。

“靠运气啊……”大乔难掩失落。

“那……要不我带你去见女帝?”花木兰问。

“女帝?她会见我吗?”大乔挑眉道。

“要是我带你去见,或许她会同意。”花木兰点头道。

“那……就拜托你了。”大乔说。

“好了,这军营你本来是不能进的,我可是动用权力,你才能进来的。你今天在大唐逛一逛吧,我先禀报女帝,明天早上你来军营大门找我。”花木兰吩咐。

“好的,麻烦你了。”大乔道谢。

晚上。

客栈房间里。

明明已经很晚了,大乔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我该怎么办……好迷茫……”大乔喃喃道。

“哈,你在愁什么?来来来,我这有酒,借酒消愁!”一道豪迈的声音响起。

“喂!酒鬼!知不知道随便乱闯别人的房间是犯法的!尤其是女孩子的房间!”大乔怒道。

“哈,那又如何……反正我乱闯别人房间不是一次两次了。”青年漫不经心地说。

“喂!你怎么有这么奇怪的癖好啊!”大乔生气地吼道。

“你能拿我怎样?”青年灌了一口酒,说。

“你怎么这么欠抽!……算了,不跟你吵,免得坏了心情。”大乔撇撇嘴,转过身去,背对着青年。

“哈,别生气嘛!喝口酒呗?”青年讨好地递上酒葫芦。

“不要。明天我还要见女帝呢。”大乔冷漠地拒绝。

“见女帝?你要干嘛?”青年好奇地问。

“喂!酒鬼!你乱闯女孩房间也就算了,现在又八卦女生的隐私?你要不要脸!”大乔不耐烦了。

“你说出来,或许我可以帮你排忧解难?”青年笑道。

“就你一个酒鬼?别来烦我了。我很累。”大乔叹了一口气。

“好啦好啦,不烦你了,给,喝口酒呗?”青年递来酒葫芦。

“唔……”大乔接过酒葫芦,狠狠灌了一口。

“哇,你这是跟谁有仇啊,喝这么大口,想闷死自己啊!”青年一把夺过酒葫芦。

“唔……怕什么……”大乔已经有醉意。

“……一口就醉了?”青年一脸无奈。

“啊……不管了!什么仇什么怨……通通不存在……”大乔嘟哝着。

“……就不应该给你喝酒。”青年严重怀疑自己的是假酒。

“嗯……你叫什么名字啊?我也不能一直叫你酒鬼吧?”大乔转过身来,问青年。

“……你先说你叫什么名字。”青年说。

“我叫乔莹。”大乔也不拘束。

“我……我姓李。”青年说了一半就不说了。

“嗯?没了?你姓李,名什么?”大乔追问。

“……”青年罕见地沉默不语。

“你忘了?……算了,我来给你起名字。”大乔撇撇嘴。

“哦?”青年来了兴趣。

“你一身黑衣服,要不叫……李黑?”大乔望着天花板,说道。

“李黑……什么啊……”青年脸瞬间黑了。

“不喜欢?那我再起几个,你自己选。”大乔突然邪笑。

《阴阳浔》 第三十二章 大唐拜师(二)

“小姐,请止步!”士兵见大乔是个美人儿,赶人的语气也温柔了许多。

大乔眼珠子一转,突然有了想调戏调戏这个士兵的想法:“为什么呀?我是来看望我的夫君的。”

“您要见您的的夫君?那要等将军或者女帝批准,再要不就是等军营放假。”士兵解释。

“哎呀,就一会儿啦!士兵大哥,就放我进去吧?我就看一眼!很快的!”大乔撒娇。

“不行啊,将军吩咐过不能随便放闲人进去啊,您若是要见您的夫君,就先得到将军的批准吧。”士兵坚决地说。

“士兵大哥,您就通融通融嘛!我的夫君才回家没多久就走了,我很想念他呢……”大乔可怜兮兮地哀求士兵。

“小姐,您别让我为难呀……”士兵纠结。

“嘻嘻,自然不会让你为难。”大乔眨眨眼,掏出一袋银子放到士兵手中,“入门费,如何?”

士兵的脑海里瞬间出现黑白两个小人,大声争吵。

黑小人:“人家这么可爱,你通融一下有何不可?况且你还得到一笔不菲的小费,何乐而不为?”

白小人:“不行!将军说过不能随便让人进来!你这么做就失职了!”

黑小人:“切,她就进去看一眼,将军不会发现的!”

白小人:“那也不行!你要有职业道德!说了不能进就是不能进!”

balabalabala……

就在士兵万分纠结的时候,一道声音传来。

“是谁要进来?”

士兵眼前一亮,赶紧将情况汇报给来人听:

“将军,这位小姐执意要进来,说是要见她的夫君。”

“哦?你的夫君怎么会跑到大唐来当兵?”来人挑挑眉,强忍着笑意说。

“可他就是来了嘛……”大乔笑道。

“诶?将军,您认识她?”士兵愣住了。

“好啦,乔莹,别调戏他了。人家守门也不容易啊!”花木兰轻笑。

“对不起啊士兵大哥,我只是想看看你经不经得起诱惑。事实证明,你是个有职业道德的人,木兰,可要好好奖励他啊!”大乔解释。

“那当然咯!你以后和我一起吃饭吧!”花木兰拍拍士兵的肩膀,宣布道。

“谢谢将军!”士兵受宠若惊,要知道,能和大唐第一女将一起吃饭是多么令人羡慕的事情啊!

“进来吧,乔莹。”花木兰拉着大乔来到自己居住的屋子。

花木兰不愧是大将军,连屋子都这么舒适。

“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花木兰问。

“我是来找大陆守护者之一的李白,想拜托你帮忙。”大乔开门见山。

“找他?那有点困难。”花木兰皱眉。

“为什么?”大乔不解。

“因为……他可是青莲剑仙,又是个酒鬼,行踪诡秘,难以捉摸。谁也不知道他家在哪,除了他有意,没人能找着他。”花木兰苦笑。

“这么……浪?还喜欢喝酒,那他喝了酒岂不会战斗力降低?”大乔挑眉。

“不!他越醉越厉害!没人敢招惹醉酒后的李白,除非你想找死。”花木兰一脸凝重。

“那要怎么找啊?!”大乔觉得前路一片黑暗。

《阴阳浔》 第三十一章 大唐拜师(一)

刚来到大唐,大乔遇到了那个酒鬼。

跨入朱雀门,已经是夜晚了。

大乔揉了揉眼睛,决定先找一间客栈住一晚,第二天再去找花木兰帮忙。

随便找了一间客栈,大乔刚走进去,就听见吵闹声。

“你这个酒鬼!快付酒钱!”

“嗝~掌柜,最近我……嗝~手头有点紧,过几天一定给……嗝~”

“不行!别以为你长得帅我就不用你付!上一次你是这样,现在你又来!不行!今天你若是不付酒钱,你就别想走出这间客栈!”

大乔挑了挑眉毛,好奇地坐在一边看热闹。

掌柜怒气冲冲,拍了三下手掌,一群壮汉便出现在青年旁边。

“哎呦,掌柜你这样还有谁敢住你的客栈啊!少付两顿酒钱,就要动手动脚了?”青年调侃。

“若是每次只喝几碗酒,我还能让你赊账几次;可你一次就喝了整整一缸酒啊!两缸酒值多少钱啊!”掌柜愤怒道。

“不就是两缸酒吗?切,哪里够我喝……”青年满不在乎地回答。

“这个青年酒量大得惊人,不简单。”大乔心里默默评价。

“上!给那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一点教训!”掌柜见青年迟迟不肯交酒钱,直接指使壮汉们。

“别这么较真嘛……”青年轻笑,下一秒便消失在原地。

瞬移!

壮汉们愣了一下,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口哨。

“哈哈,反应这么慢,怎么和我交手!”青年站在壮汉们身后,嘲讽道。

“上!”壮汉们一拥而上。

“呵,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青年虚晃一下,又消失在原地。

“有本事就真面迎战!躲来躲去的像什么男人!”掌柜怒吼。

“哈哈,要知道,躲,也是一种战术……”青年出现在原来的地方,嘲笑道。

“哼,以为自己有三段位移就了不起啊!你们,上!”掌柜何时受到这样的欺辱,已经怒不可遏。

“好了,他的酒钱我来付。”就在双方既将大打出手时,大乔出声了。

“你是他什么人?”掌柜狐疑地望着大乔。

“没什么,有好感的路人而已。”大乔忽悠掌柜。

“哼,小子,既然有人帮你,我就既往不咎。若还有下次,你就……哼,你们回去吧!”掌柜冷哼一声,抬手让壮汉们回去了。

大乔也说到做到,付清了青年欠下的酒钱。

“你为什么要帮我?我自己可以打败他们的。”青年挑挑眉,问大乔。

“就你一个人能打败那一群壮汉?你果然喝多了。”大乔轻笑,显然不相信他说的话。

“啊……你不信也罢,欠你的人情,我一定会还。”青年说完,便离开了客栈。

“真是个怪人。”大乔摇摇头。

在客栈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大乔就来到花木兰所在的军营。

看见军营豪华的大门,大乔不禁感叹:“果然是大唐女将花木兰所在的军营!连大门都这么高大上!”

大乔正想进去,却被守门口的士兵给拦住了。

《阴阳浔》 第三十章 重回乔氏(三)

“水神?您怎么来了?”大乔眨眨眼。
“你就是水神?切,我才不信!乔莹,你又在搞什么鬼?”乔琛皱皱眉。
“胆敢冒犯神明?”水惜运起神力,指尖幻化出一颗小水球,屈指一弹,乔琛便被挑飞,又狠狠撞到墙壁上。
这么小的水球威力这么大?!恐怕真的只有水神才能做到!
乔琛眼珠一转,扑通一声跪在了水惜面前,说:“对不起,小人有所不知,竟冒犯了水神,还请水神大人不记小人过!”
大乔神情复杂地望着乔琛。
水惜什么也不说,就冷冷地望着眼前这个势利的人。
乔琛不见水惜答话,以为她不肯原谅自己,又向大乔说:“小莹,你不是和水神大人很熟吗?能不能向她求求情?我可是你的父亲!”
“父亲?呵,你可是我最敬爱的父亲啊。”大乔将“敬爱”二字咬得极重。
“是啊,小莹,让水神大人饶了我吧。”乔琛怎么听不出大乔的言外之意?但现在他顾不得自己的尊严了,他的命,就在大乔和水惜的手中!
“唉……把弑神丹给她。”大乔叹息。
“是是是!”乔琛赶紧从藏宝箱里拿出弑神丹交给水惜。
“好了,你该做的都做了,我原谅你。”水惜面无表情地说。
“谢谢水神大人!”乔琛惊喜不已。
“唉,你就这么不待见自己的女儿?”水惜突然说。
“啊?水神大人我……”乔琛愣住了。
“呵,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之前对乔莹做过什么吗?居然抛弃救世主……真是活该乔氏会毁在你的手上!”水惜愤愤道。
“什么?乔莹是救世主?”乔琛难以置信。
“我水神水惜不撒谎。”水惜冷冷地望着他。
“小莹,我……”乔琛这才知道大海为什么说乔氏终究毁在他的手上。
“既然弑神丹拿回,那我也该履行自己的承诺了。从现在开始,我乔莹与江东乔氏没有半分关系!以后见面,便是陌生人!乔族长,乔莹告退!”大乔面无表情地发完誓后,带着水惜离开族长府。
“小莹……”乔琛被那声“乔族长”给刺激到了,目光呆滞地喃喃道。

“弑神丹拿到了,就先让您保管吧。”大乔说。
“嗯,我继续待在龙宫,而你,就先去大唐吧。”水惜点点头道。
“大唐?为什么要去那里?”大乔疑惑地问。
“因为大陆守护者之一——李白就在那里,你也要和他互相认识。”水惜解释。
“好的,我明天就启程!”大乔答应。

神界。
“女娲大人,预言中的救世主——乔莹已经出现!”徐福半跪在地上,向女娲禀报。
“哦?就是姜老头所预言的那个将会推翻神界的救世主?”女娲漫不经心地说。
“是的!我们若不再有所行动,她就会联系上大陆所有的守护者一起来对抗我们,到时候,我们的处境就会变得十分困难!”徐福焦急地回答。
“哼,人类就是人类,如何与神仙对抗!徐福,以后十方天神的首领就是你!那个位子空了这么久,也该有人填上了!”女娲命令。
“是!”徐福眼里闪过一抹得意。

《阴阳浔》 第二十九章 重回乔氏(二)

“你的眼睛……”乔琛试探地问了一句。
“我的眼睛?”大乔眨巴眨巴眼睛,变回原来的蓝眼。
“嘿,就知道装神弄鬼!老不正经,怎么配做我的女儿!”乔琛不屑一顾。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那样……就算自己的女儿再笨,父亲也不会讨厌到抛弃她。你就这么不待见我么?”大乔难过极了。
“呵,我要的是魔道强大的女儿,你,不配得到!”乔琛冷冷地说。
“你……”大乔被他那句话刺痛了心。
“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我乔家没有你这样的人!”乔琛已经在赶她走了。
大乔面色一寒,一挥手,乔琛便眼前突然变黑了。
怎么回事?乔琛赶紧揉了揉眼睛。
待乔琛睁开眼睛,映入他的眼帘是另一幅画面。
出现在乔琛面前的,是波涛汹涌的大海!
大海怒号着,咆哮着,述说它心里的愤怒!
“江东乔氏,终会覆灭!”
这是来自大海的警告!
乔琛从灵魂里感到恐惧。
果然,这都是那双生女婴带来的!
乔莹!乔婉!
“江东乔氏,终究毁在你的手上!”
大海又是一阵怒吼。
什么?这不可能!乔琛想出声反驳,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开不了口。
“血族!血洗乔氏!”
不……
乔琛一阵眩晕,再睁开眼,自己回到了大乔面前。
“你居然让我连上了大海的思维!你……你是怎么做到的?以你的水平……不可能!连我的魔道之力都连不上,你更不可能!”乔琛摇着头,否认了自己的想法。
“我吃了圣水丹,在稷下学宫学习了三个月,现在我的魔道之力有了质的飞跃。”大乔下意识把自己觉醒血脉的事情隐瞒。
“圣水丹?稷下学宫?不!不可能!”乔琛一脸不相信。
为什么?父亲听到自己女儿的魔道之力有了质的飞跃,不是应该高兴吗?为什么自己的父亲就……
大乔眼里闪过一丝悲伤,运起魔道之力,手里幻化出一颗水球,撞向乔琛!
乔琛低估了大乔的实力,认为她的攻击不堪一击,便没有防御,任由水球撞向自己。
但是,乔琛的轻敌最终害了他自己!
水球一把把乔琛挑飞,又幻化成一条鲤鱼,尾巴一甩,将乔琛狠狠地拍在墙壁上。
乔琛滑下来,瘫在地板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的魔道怎么会……”乔琛眼里充满了恐惧。
“人,总会变的。为什么,你始终不肯承认我这个女儿?”大乔失望地说。
“哼!就是你们!双生女婴!将会把江东乔氏带向毁灭!只要赶走你们,就可以阻止一切!”乔琛大吼。
“原来……我们的亲情这么脆弱……也是,在利益面前,亲情什么的都是浮云。”大乔自嘲地笑笑,“我回来是要拿一样东西的,拿到之后,我便和乔氏断了关系,如何?”
“你要拿什么东西?”乔琛问。
“弑神丹。”
“什么?你想拿走家族宝物?然后吃下好飞升成仙?不可能!”乔琛想也不想就反对。
“是水神让我拿的。”大乔皱了皱眉头。
“切,你怎么可能会见到水神?你不配!”乔琛嘲讽。
“你……!”大乔显然怒了。
“别吵了,是我让她来拿的。”一道声音响起。

《阴阳浔》 第二十八章 重回乔氏(一)

“好的。”大乔点点头。
是时候物归原主了!

刚踏入乔家大门,大乔就听见一些嘀咕声。
“诶?那是乔莹吗?她怎么回来了?”
“看样子是她没错!但她不是嫁到孙策那里了吗?”
“哎呀,孙策不是死掉了嘛!这不后悔就溜回来了嘛!”
“真是不知羞耻!”
大乔皱了皱眉头,开口了:“族长在哪里?我要见他。”
“哎呦!还很想回来啊!族长是你想见就见的吗?”
“为什么不能见?他可是我父亲。”大乔脸色一寒。
“那又怎么样!我们就是不给你去!”一群青年拦在了大乔面前。
“让,开,别,逼,我。”大乔冷冷地望着他们。
“哼!你连我都打不过,还想命令我们?”其中一个青年趾高气昂地说。
“不自量力的家伙。”大乔瞥了他一眼,反手就是一个水球,一下就将那个青年弹飞。
大乔觉醒了血脉,实力大增,又服下了圣水丹,还在稷下学宫修炼了三个月,别说是眼前的青年,就算族长站在她面前,也不一定能打败她。
“一起上!”为首的青年命令,他们便一起冲了上去,想要给大乔一个教训!
“鲤跃之潮”
大乔召唤出鲤鱼群,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他们。
“你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男孩们惊恐极了。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我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弱小的乔莹了!带我去见族长,不然……”大乔双眼微眯,威胁道。

不得不说,大乔经历了这么多,她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弱小,总是被人欺的大乔了。
时间,总会改变什么。

(咳咳好了,回归正题。)
“是是是!”男孩们连忙将大乔带到族长住的屋子前。
大乔深吸一口气,推开大门,去见那个熟悉的陌生人。
“是谁家的小子?进来也不敲门!说,你的父母是谁?看我不告诉你父亲!”乔家族长乔琛已经不认得自家大女儿。
“呵,父亲,连我都不认得了么……”大乔幽幽道。
“什么?你是……乔莹?你回来干什么?”乔琛非但不开心,还骂大乔。
“怎么,我连回家都不给吗?”大乔讽刺地望着他。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以后都别回来!走走走!”乔琛不耐烦地要敢大乔走。
“乔琛,你居然狠心到要赶我走?你还配做我的父亲么?”大乔气得浑身发抖。
“你这个魔道之力弱到连小孩子都打不过的人,我要来何用?当初要不是你祖父非要留着你,我早就把你扔到乡下了……”乔琛还没说完,就觉得背后一凉。
乔琛转身一看,发现大乔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后!
“喂!我跟你说话呢,怎么就跑到我后面了,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女儿……”乔琛说着,望上一双幽绿色的眼睛。
她的眼瞳不是蓝色的吗?!乔琛吃惊极了。
大乔双眼一瞪,乔琛便颤抖了一下。
那是来自于灵魂的颤抖!
她不是很弱吗?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乔琛这才正视自己的女儿。

人设x
有朝一日我终于弄懂怎么画眼睛和阴影了……太感动了(buni)!!
别问我为什么不去更文,因为我去画画了。
虽然比不上大佬们的万分之一,但也比以前好看多了(别自以为是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