莜影

hi这里莜影,主混bcy,大家可以去那里找我玩哦!
半次元ID:schatten莜影
QQ:2944403258,欢迎扩列。

新年福利(双兰)

#实在想不出好题目,直接简单粗暴搞定。

#可能会有ooc请见谅。

#双兰党福利,兰陵王攻,谢绝ky。

#花木兰第一人称视角,到后面最重要的一part用回第三人称。

#放心,绝对是甜文!不甜不要钱(buni)!

#最重要的是!本文与历史无关!绝对没有半毛钱关系!请勿误会!

#不喜勿喷,欢迎指教。

————————————————————

注:更多证明花木兰是北魏时期人。讲真我才知道木兰不是唐朝人……QAQ

⑴历史上楼兰是神秘消失,与汉朝有纠纷,和大唐并无瓜葛。此处为剧情需要,与历史无关。

1.

我是长城守卫军队长,花木兰。

我的队员有保姆狙击手兼厨师百里守约,兄控全场醒目担当百里玄策,总爱和玄策抢肉吃失去记忆的铠,大块头苏烈。

我们长城守卫军可厉害了!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最重要的是!我们五人相亲相爱一家人,互帮互助,特别……什么?玄策和铠打起来了?为什么?……铠又抢玄策的肉?!守约快去管管!

今天又是mmp快乐的一天。(微笑)

2.

大家好,我是花木兰。现在我观察那个家伙已经很久了。

我站在长城烽火台上,他躲在边塞外的草丛里,一动不动。

我很想大喊一声“你是谁”,但我担心他还有同伙,一旦暴露会采取什么手段。

我靠在墙壁上,有意无意地观察他。

他也时不时张望四处,不知道在找着什么。

哼,肯定是在寻找同伴!

呵呵看我不把他们一网打尽!

“木——兰——姐——!”

正当我和他死撑到底的时候,不远处传来玄策洪亮的声音。

“干什么?”我被吓了一跳,连忙朝玄策回了一句,再回头看那个草丛时,他已经不见了。

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捉住你的!

3.

最近食物总是无缘无故消失。

我怀疑我们之间有小偷。

“所以是不是你干的!”我狠狠地盯着他。

“……”他沉默。

“哦?沉默就是承认了?”我冷笑。

“……不是我啊啊啊啊木兰姐你放过我吧我要找哥哥啊啊啊啊啊——”百里玄策崩溃了。

“哎?不是玄策那是谁……”我自言自语着。

“木兰姐,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百里守约出现在我面前。

“哦?是什么?”

“半夜厨房和杂物室总会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但我靠墙隐身进去,发现根本没有人。”百里守约一脸深沉。

“嗯,看来这个家伙会隐身术。今晚我去会会‘他’!”我自信而坚定地说。

“哦……木兰姐你要小心些啊。”百里守约擦了擦冷汗。

“为什么我总有不好的预感……”

4.

我是花木兰,现在是深夜十二点,我在杂物室的水缸里静候“他”的到来。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啊啊啊“他”到底来不来啊!蹲在水缸里闷死姐了!!

害得我要躲在水缸里,看我不揍你一顿!!

正当我大发闹骚时,“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来了。

哈哈哈哈!终于被我等到你了!

我透过水缸上的两个孔小心翼翼地往外看,发现几根胡萝卜竟然自己从桌子上飘起来,悬浮在空中!

果然会隐身!

“大胆窃贼,竟敢偷我们长城守卫军的食物!”我“呼”地一声破缸而出,举起刀就往胡萝卜旁砍。

“刺啦——”胡萝卜“咻”地一声拐了个弯,飞出杂物室,地上留下一小块布料。

“别跑!给我站住!”我提刀狂追。

5.

于是,胡萝卜在前面飞,我在后面追。真像一根胡萝卜在溜小狗。

这场景实在有些壮观。

——震惊!堂堂长城守卫军队长花木兰竟深夜狂奔街头?!追的还是一根会飞的胡萝卜?!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估计明天的边塞报纸头条会这样报道。

6.

“窃贼!有本事给我现身!咱们堂堂正正地比试一场!”我忍不住了,大声吼。

“你打不过我的。”胡萝卜幽幽道。

……不带这么鄙视人的!

“没打过你怎么知道!是不是怕了?!”我气得大叫。

“我为什么要怕?”胡萝卜轻笑。

“那你给我出来!!”被轻视了的愤怒再加上疲倦的暴躁,我疯了一般砍向胡萝卜,直接把胡萝卜竖切成两半。

“喂!女人!”一阵风刮过,小偷终于现身了。

“哼!终于……怎么是你?!”我狠狠地瞪向他,看清他的真面目后却吃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

这不是那天躲在长城外的草丛里的那个人吗?!

“嗯?我们见过面么?”他却一脸茫然。

“咳咳……没事!就是你每天深夜偷我们家的东西吧?再有下次小心我把你五马分尸!!”我尴尬地咳嗽几声,把惊掉了的下巴摆回去,原先的威严又重新回来了,威胁他道。

“哦。”

什么啊这么敷衍!根本没把我的警告放在眼里好吧!

“呵呵,你就是花木兰吧。”他看见我活似小狗炸毛愤怒的表情,竟伸出手来摸摸我的头。

“什么?!!姐的头是你能摸的吗?!!”我瞬间爆发,一段裂空斩伺候!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7.

“守约你知道吗?!那小子被我打得落花流水!看着他落荒而逃的样子,心里一阵爽快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越说越激动,手臂处突然传来一阵刺痛,“嘶——!守约你轻点!”

“木兰姐,你可以先别动吗?”百里守约连忙架住我,加快了手中缠纱布的速度,无奈地叹气。

“哼!至少我是胜利了的!”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啊……”

“我……”

8.

不过,那小子在逃跑前留下了他的名字:高长恭。

“长得那么帅,怎么可以是小偷呢……”回忆起那张帅气而布满阴霾的脸,我就忍不住浮想联翩。

“木~兰~姐~在想什么呢?”百里玄策欠揍地凑上来问。

“……我什么都没想。”我撇过头去。

“嘿嘿~是不是看上我的师傅?”百里玄策笑道。

“什么?你师傅是谁?”我问。

“还能有谁啊,兰陵王高长恭啊~”

“……好小子是不是你放他进来偷食物的!!!”

“啊啊啊啊木兰姐我错了!!”

9.

“你师傅什么身份?”我严肃地问。

“他?兰陵王啊——”脑袋被缠上一层层纱布的百里玄策欲哭无泪。

“兰陵王?那边的?入侵者还是……”

“我不知道……他教我这么久,一直没有透露半点关于他秘密。”百里玄策摇摇头。

“看来我要查阅一下绝密资料了。”我摸摸下巴,“哦对了玄策,你知不知道他是哪里人?”

“不知道啊,但他看定不是大唐人,并且他看向长城的眼神总是凶狠而神秘,一天到晚阴沉着脸,我都没见他真正笑过!”

“嗯,我明白了!所有人来资料室集中开会!”

高长恭肯定受到过来自大唐的伤害!不然他也不会对长城和大唐敌视!只要查一查大唐历来有没有攻破其他国家就知道了!

10.

“确定了,是楼兰。大唐率兵⑴进攻楼兰,逼得当时的国王跳楼自杀,而年幼的小王子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再结合玄策所说高长恭平时着装 ,他就是昔日的楼兰王子。”我托腮分析道。

“那就怪不得他躲在长城外的草丛里了,大概是想趁机攻入长城。”百里守约点点头。

“玄策!他是怎么当上你师傅的?”我问。

“嗯……他捡到了我,然后我就拜他为师咯!”

“就这么简单?”

“对啊!难不成我还要详细描述我向他磕头叫‘师傅’的场景?”

“……”玄策你又皮了。

11.

“不管怎样,还是要解决他心中的仇恨。唉,有什么办法能消除他对大唐的怨恨呢?”我揉着太阳穴,苦恼地问。

“谁让大唐曾经毁了他的家!”百里玄策撇撇嘴。

“有什么办法可以引他出来……”百里守约皱眉道。

顿时我就感觉到一阵阵寒风吹过,直飙冷汗。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看见那群不靠谱的人托腮直直盯着我,一言不发,诡异得很,我瞬间不淡定了。

“哎呀,木兰姐,你还没明白吗?你和他交过手,肯定知道他的实力啊!”百里玄策发话了。

“什么啊!不是玄策你更了解他吗?你和你师傅生活了这么久,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我大叫。

“对于他来说,估计女人会更有效。”一直沉默不语的铠说话了。

“那个,队长,为了大唐,你就牺牲一下吧!”苏烈尴尬地笑笑。

“木兰姐,我听说你有一套兔女郎服。”百里守约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说。

woc你们这群变态!禽兽!

……好气哦。内心mmp。

12.

最终我还是答应下来了,不过打死我也不穿兔女郎!我不要面子啊?!

问题来了……要怎样才能引他出来?

我不禁陷入沉思。

深夜,我迟迟不能入眠。烦躁了,于是跑到阳台上吹风醒醒脑子。

“高——长——恭——你——个——胆——小——鬼——给——我——出——来——”我越吹越烦,忍不住打吼了一句。

吼完我就后悔了。

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大叫,算不算扰民啊?天哪我的形象全崩了!!

“叫我?”高长恭褪去隐身,靠在栏杆上,手上还端着酒杯。

“哇啊啊啊啊啊啊——”我被吓得不轻,这一叫倒是把其他人给引来了。

“师傅!”百里玄策先冲了上去。

“呵,小子,话都不说一句就跑来投靠长城守卫军?”高长恭冷笑。

“那是我自愿!”百里玄策嘟起嘴。

“高长恭!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才缓过神来。

“和你有关系吗。”高长恭挑眉,生生把疑问句压成陈述句。

“当然有关系!你老是虎视眈眈着长城,我当然要守护长城!”我被激怒了。

这个家伙,怎么一次次地气我!我还拿他没办法!

“那也只是大唐和长城,和你没关系……”

“不行!你和大唐长城作对就是和我作对!”我更加愤怒了,大声打断他。

“哦?呵呵……明晚来小树林(别想歪!我很纯洁的!)吧,我有话要跟你说。只能你来……”高长恭说完这句话,便犹如幽灵般消失了。

“木兰姐,你真的要去吗?”百里守约担心我的安全。

“肯定要去!说不定我能开导开导他!”我兴奋起来。

事实是我太年轻了。

13.

第二天晚上,我应邀来到小树林。

“高长恭!找我干嘛?”我发现高长恭已经到了,大声喊道。

“呵,你可是女儿身,这么大大咧咧小心没人娶你。”他嘲笑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女儿身?!”我下意识地低头看胸部。

“还不是女儿身。”高长恭笑了。

“你!”我气到肺炸,却又不知如何反驳。

“行了不逗你了。”高长恭收回笑容。

“所以你找我来做什么?”

“我来就是想告诉你——这是我们第五次见面。”

“第一次是在长城,第二次是杂物室,第三次是阳台,第四次是小树林……不对啊,还有一次呢?”我念叨着。

“噗嗤……真可爱。”高长恭忍不住伸手揉了揉我的脑袋。

“……喂!”我的脸爆红。

这是第一次被男生摸头啊!

“实话实说吧,我就是‘幽灵’。”

“什么?!是你?!”我欲哭无泪。

那么他为什么知道我是女儿身就能解释清楚了!

14.

那是在我刚加入长城守卫军时。

因为参军的只能是男子,于是我女扮男装,竟混过体检,算是正式加入长城守卫军。

长官告诉我们,长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流传一个传说。

入夜,长城周五总会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甚至有时候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还在各个房间响起!

那些迷信的老兵说,那是死去的幽灵发出的悲鸣!

但偏偏我不信。

于是我决定守株待兔,看看传说中的幽灵到底存不存在。

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躲开哨兵的视线,悄悄溜进杂物房里,祈祷着“幽灵”能出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的意志也在一点点被磨尽。

就在我困得眼皮打架的时候,“窸窸窣窣”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声音犹如饭铃般瞬间打消了我的睡意,我按了按太阳穴,让自己精神起来,屏息凝神,观察声音的来源。

接下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一棵棵蔬菜竟悬空了!

我屏住呼吸,难以相信幽灵还会拿活人的食物。

那么只能说,这根本是一场闹剧!有人用隐身术来扮鬼!

我顿时有一种被耍了的愤怒,不管三七二十一冲出来,一把夺下悬浮在空中的蔬菜。

“喂!女人!”“幽灵”现身了。

“‘幽灵’,终于让我逮到你了!看我不收拾你一顿!”我张牙舞爪地向他发起攻击。

“女人,动手动脚可不好!”他皱眉,一手抵消我的攻击。

“等等!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女儿身!”我反应过来。

“不然呢?你以为你能躲过体检是你运气好?”他似笑非笑。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我懵了。

“为什么?以后你会明白了。”话音刚落,他便消失了,我甚至连他的真面目都没看到。

从此,我的军旅生涯变得越来越好,我的床上总会出现一些蔬菜水果,训练射箭时,总会有一两发射中靶心……

这么多好事,也渐渐让我自我要求更高,变得更加优秀,在部队里出类拔萃。

15.

“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得知真相的我吃惊不已。

“那当然。”他笑了。

“为什么?”隔了这么多年,我又问出当年那个问题。

“你相信爱情么?”他不答反问。

“诶?虽然军中明令禁止结婚,但我还是相信的,但我哪有这么幸运啊!”我认真地回答。

“那,你相信一见钟情么?”

“嗯……哪里会有这么好的事发生在我身上。”我不满地撇撇嘴。

“现在发生了。”高长恭突然伸手起我的下巴。

“你!!”我还没反应过来。

他一步步逼近,我一步步后退,直到我的后背靠在树上。

他一手抓住我不安而乱动的手,一手抵在我背后的树上,我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woc他这是要干嘛?!

没等我抗议,高长恭低下头来,封住了我的嘴。

“你!!唔唔唔……”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我就这么被他吻上了。

我就知道他叫我来小树林准没好事儿!!

他灵巧地撬开我的牙齿,掠夺我的芳泽。

我被撩得一愣一愣的,脸色涨得通红。

毕竟是第一次接吻,我有些不知所措。

暧昧的气氛越来越浓,高长恭的手也不再抵着我身后的树,开始不安分地在我腰间游走。

“唔……哈……”我渐渐地感到窒息感,想要挣脱他的禁锢。

“呵……不会换气么?”他轻笑。

“这可是老娘的初吻!就这么被你夺走了!”我羞得不敢正面看他。

“木兰,我喜欢你。”他把我的脑袋摆正,注视我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真、真的吗?”我的脸再一次爆红。

“真的。”高长恭轻轻将我揽进怀里。

“那、那你还敌视大唐吗?”

“……”高长恭沉默了一会儿,说,“当年的灭国之仇,我当要报。只是,你与这件事无关,不必插手。”

“不行!你要怎么报仇?!”我急了,双手抓住他的肩膀不断摇晃。

“别摇别摇,”高长恭无奈地控制住我的双手,“最近大唐不是和西国(此处为剧情需要,历史上并不存在)交往得很好么,大唐不顾一切要与西国结下友谊,那我就去毁了这一切。”

“很快大唐会派高级官员去西国交流,我去暗杀西国国王,再嫁祸给大唐官员。这样也算解我心头之恨。”一谈到复仇,高长恭语气变得愤怒和阴森。

“就这一次吗?以后你不再报仇了吧?”

“嗯,就这一次。”面对我,高长恭的语气又变得温柔。

我低下头,抿紧唇,浓烈的不安在我心间荡漾。

“放心,我会没事的。”高长恭以为我是担心他的安危,轻声安慰。

我们就这么拥抱着,沉默无言。

“啪嗒——”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安静。

“谁在后面?!”我瞬间警觉起来。

“出来!”高长恭非常不满。

“沙拉沙拉——”树后的草丛发出了异响。

“滚出来!”高长恭浑身杀气,步步逼近草丛。

“师、师傅,饶命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诧异地往后看一眼,百里玄策从草丛里滚了出来,同时露出躲在里面的铠和苏烈。

“我去你们这群偷窥狂!!找打啊?!!”

16.

“木兰姐木兰姐我真的错了!我我我我不该偷窥你和师傅恩爱的!我吃了一嘴狗粮啊!啊啊啊——”百里玄策惨叫。

“我叫你偷窥!还有你们俩!有事不干居然跟玄策出来溜达?!还不快去帮守约洗碗!”我气得双眼怒瞪,表情甚是吓人。

铠和苏烈不敢多说什么,连滚带爬地去厨房给百里守约打下手。

“木兰姐我错了……”百里玄策看见铠和苏烈先走了,可怜兮兮地望着我。

“行了,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跟你说个事。”我摆摆手。

“什么事?”

“我要去刺杀西国国王。”高长恭抢先一步说出来。

“什么?!要是西国国王死了,那和大唐脱不了干系啊!师傅你这是要搞事情!”百里玄策怪叫。

“……别不正经,他是认真的。”我皱眉。

“那个官员明天就出发,我先一步到西国埋伏。”高长恭说。

“啊?你现在就走?”我愣住。

“嗯,木兰,等我回来,娶你可好?”高长恭牵起我的手,含情脉脉地问道。

“……嗯,早点回来。”我害羞地低下头。

说完,高长恭在我额头留下一吻,一瞬间消失不见。

“呜哇哇率不及防的一嘴狗粮啊!”百里玄策还在呜呜咽咽着。

“行了废话这么多,赶紧回去睡觉!”

17.

高长恭已经离开一个月了。

他还好吗?没有受伤吧?计划顺利进行吗?最重要的是……他得手了吗?

又是一天,我在发呆中度过。

“木兰姐,咱们出去玩玩吧,正好有一个星期假期。”百里守约看我整天坐在阳台上发呆,忍不住说道。

“唉……没心情。”我叹气。

“哥哥哥哥!你这就不懂了,木兰姐这是恋爱中呢!心上人不在,她肯定担心啊!”百里玄策调皮地说。

……玄策你不说话会死吗。

“木兰,出去走走吧,整天呆呆的样子,不像你啊。”苏烈也在一旁劝道。

“那好吧……去哪?”我勉强打起精神来,挤出一个笑容。

“咱们去游乐场吧!我好久没去了!”百里玄策见我同意了,兴奋地提议。

“嗯,走吧。”

18.

我们在游乐场玩了一整天,其中要数百里玄策最疯,拽着百里守约到处蹿,好不活泼。

我也暂时放下心事,和他们玩成一片。

晚上,我如往常一样坐在阳台上发呆。

晚风吹过脸颊,痒痒的,凉凉的。

我盯着天上的月亮,不经意间,竟落下一滴眼泪。

突然一阵风吹过,我忍不住抖了一下,什么东西滴到了我的脑袋上。

“什么啊……”我好奇地伸手摸了摸,放下来一看——是血!

“谁?!”我顿时警惕,摆出战斗的姿势。

“木兰,是我。”他摇晃着身子出现。

“长恭!你你你没事吧?”我吓了一跳。

“没事,计划出了点意外,我没能刺杀成功,反倒被他划了一道,不过他重伤,似乎比杀掉他更有效。”高长恭捂着受伤的手臂,回答。

“那就好!那就好!快跟我进来,我帮你上药!”

19.

高长恭便在我们家住下了。

没过几天,边塞报纸的头条报道了西国国王重伤的消息,上面明确写着是大唐官员搞的鬼,西国国王大怒,下令处死大唐官员,并明令禁止大唐商人来西国做任何交易,哪怕进城也不允许!

“长恭,你成功了!”我叫道。

“那大唐会不会怀疑?”百里守约还是担心。

“你笨啊!嫌疑人已经被处死了,大唐上哪询问去?而且现在西国禁止我们大唐人入城,他们上哪调查去?”我觉得好笑。

“木兰,我报仇雪恨了,现在西国发誓与大唐不相往来,看见大唐那憋闷的样子,我就心里爽快!”他笑着说。

“妈耶!长这么大我还第一次见师傅笑!看来他们是真爱啊!”百里玄策怪叫。

“行了,我们进去庆祝一下吧。”高长恭牵起我的手,走进房间,锁上房门。

“什么事啊?这么神秘,不用锁房门啦!”我嘟囔着,走去开房门。

“别去。”高长恭一把拉住我,我向后一仰,正好落入他的怀里。

四目相对,我看着他深邃的眸子,刹那间明白了什么。

“高长恭你!!”

“行了别喊了,脱衣服吧。”

……

20.

百里玄策醒来走出房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

他左看右看,发现百里守约在厨房里忙碌着,铠和苏烈在下棋,唯独缺了两人。

他奇怪地走到另一房门前,敲了几下。

“木兰姐!师傅!你们怎么还没起床啊,十点多了!”

没有动静。

“你们再不起来我就开门了啊!”百里玄策威胁着,手按下门把——

打不开。

锁上了。

百里玄策正诧异着,门的另一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小子,找死么。”

“哇啊啊啊啊啊——”吓得百里玄策落荒而逃。

房内,高长恭重新爬上床,将我揽在怀里。

我甜蜜地缩在他怀里,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

阳光从窗帘缝中溜进来,见证了这份美好。

岁月静好,缘分刚好,有你真好。

评论(14)

热度(38)